GameApps Logo

十八歲的野比大雄輕小說連載(四)!

2013-10-27 12035
主人翁野比大雄生性愚笨,幸於小學時遇上叮噹。叮噹利用未來的發明屢次協助大雄甚至改 變未來。 未來。 令大雄渡過了一個尚算愉悅的 童年 ….. 但人愈 大,渴望多, 讓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將會踏上那條分 歧路 ?

 第 7 話: 骨川的日記本

“唔好?我比你地圍歐個時 我日日都話唔好架啦!!你地個時有冇咁順灘啊?”大雄一邊用潛水刀插向安雄,一邊大笑

 

“原諒你?燒壞腦啊你? 我個時冇做錯過叫你地原諒我你地咪又係咁打...”說罷大雄一刀插向他的頸部...

 

“如果依個世界係你話唔好,我就唔做。咁啲軍隊解散得啦...依家我話唔好,你又會照做。你話唔好,就要我唔做。喂,有冇咁唔公平呀?人都係自私,所以大家都決定左一件事,就係你叫我唔好做,我都會照做。

 

你自己都識諗啦,由細到大,依個傻子社會就係咁反智。 叫爸爸唔好打你,叫老師唔好罰你,叫同學唔好恰你,叫警察唔好起訴你,叫女朋友唔好同你分手,叫老闆唔好要你加班,甚至叫個天唔好比咁多不幸自己...佢地有邊次會聽你講唔好,就唔做啊。一 . 次 . 都 . 無 . 啊。”

 

潛水刀從安雄的眼插下。眼球爆裂併出無數血水與腦漿。

 

同時大雄從夢中驚醒: “啊...竟在夢中又殺了人一次...”

 

“出木杉英材! 成魔之路” “傷口見內臟,犯罪少年落網”

 

“疑人格分裂,好學生殺人” “史上最殘忍少年犯 -出木杉英材”

 

只消一日...傳謀已對這件事抄作得瘋狂。

 

“沒有可能發生的事...他不是這種人...但表面證據卻又...” 出木杉英材的班主任說

 

“他近排變了..聽說他在外頭人品也時好時差...可能是天才的悲哀吧...” 出木杉英材的同學說

 

大雄一邊的享受早餐,一邊在閱讀自己的“殺人劇”。

 

隨即他開啟了(間諜衛星)去欣賞出木杉於拘留所的崩潰表面作為飯後甜點...

 

中午大雄更拜訪靜兒: “我也相信出木杉不會作奸犯科... 靜兒你不要傷心啦...單罪會水落石出,,”

 

只見靜兒點點了頭,卻難停哭號...

 

臨別時靜兒感謝大雄的關心...但她的心情沒有丁點兒好轉,但她心信出木材是無辜的...而且眼前的大雄...有點陌生的感覺...

 

另一邊廂,技安和啊福等人也聚在一所咖啡廳內,討論著此案

 

技安: “雖然我唔係咁鐘意出木杉...但話佢會殺人就打死我都唔信...而且我同安雄熟...佢真係冇咩可能走去出木杉的家...”

 

啊福: “理解一樣...同埋聽你地講...個日安雄係追梗大雄...一個人,,正常都唔會追打一個人...之後追追下去問功課掛...”

 

其中一位友人說: “講起大雄..遲下個個聯校文化座談會原先係派出木杉做代表...依家好似話改做大雄...出木杉係我地學校的明星...甚至係保持聲譽的商品..今次單野,,我地間學校評分低左好多...好在大雄依個出名冇得救的廢物最近成績竟然穩步上揚...令學校也開始褒大件事,提升返社會對佢地的信任...”

 

“大雄突然咁勁,都唔知係唔係....啊..硬係好似知點解又講唔出。”

 

技安大為緊張: “你都有依種感覺?”

 

其他人也異口同聲: “我地都覺啊”

 

一人說: “個次運動堂,,佢跑得雖然不快...但比平時的大雄正常得多..這是我也脫口說一定又是...之後就說不出了”

 

一人又說: “是啊..個次派成績,睇到佢個分,我都爆左句一定又係...就講唔出”

 

技安同樣表示: “昨天我追大雄時竟然追佢唔到...我都第一時間諗 唔通佢又...之後又係諗唔到咩原因佢跑得咁快...”

 

阿福人倒聰明,而且推理力強: “即是,,大家也覺得大雄的進步不自然...應該是某東西或某人用了某東西令大雄有這個能力啦...坦白說,我覺得大家,,好像有部份記憶被消去了...明明知道,卻想不到”眾人均認同。

 

阿福逐道: “近排的怪事...有關出木杉的流言,謀殺案..大雄性格上開始變得陰深...一切一切,都好像是起始於大雄的進步...大家返到去睇下記唔記得起什麼啦...這件事倒也奇怪的...”

 

大雄應該後悔這刻他沒有用間諜衛星去觀察啊福他們的對話...他這刻卻在忙著更新他的工具組合,和回想安雄的遺言...

 

“他最後應該回憶到所有有關叮噹的回憶...但,,為甚麼呢...最大機會是讓他看到了有關實物(八寶袋)和和他離死不遠所產生的巨大精神力...拒絕了(如果電話亭)。唉,我屈實要小心。”

 

此時電話響起,大雄趕忙接聽: “是...想我代表學校參加聯校文化座談會?好,沒問題,謝謝老師。”掛線後,大雄笑了,他開始取代和接收出木杉的一切。

 

鏡頭一轉,到了入夜後的骨川家..只見阿福如常地寫日記...

 

“都寫了十幾年了,偶爾回憶也是不錯..”他隨手翻閱著小學時的日記本...

 

“甚麼(惑星之旅) ?[叮噹大長篇]...我小時候幻想力真強...慢著..叮噹?法寶?..”阿福有點驚訝自己日記竟存在自己不記得的事情“這可惡的機械貓又幫了大雄一把,利用未來的工具...”阿福不斷重溫日記...他的感覺愈來愈強。

 

他用了一整晚時間整理資料。然後開了電腦一會...那怕只是深夜...他準備打給朋友們。

 

另一邊,兩個有名的刑警會見了出木杉: “少年,能解釋一下嗎?你的精神報告沒有異常啊?殺人動機是...?”

 

出木杉也不愧天才之名,僅一晚時間他就平複了心情...抑制了情緒,理性分析,他只是簡單的一句: “我沒有殺人。”


第 8 話: 骨川哲夫的最後回憶

兩位刑警分別是明智與前田...他們對出木杉的答案倒不是太大反應。

 

明智: “身為全國最優秀的高中生出木杉殺人,整句話已經是一個疑點...只是我們要看穿真兇的把戲,也不容易...”

 

前田補說一句: “當然,你就是兇手的機會也不是沒有...所以你提供有用資料就可以,我和明智只管追尋真相,若最後發現你是不折不扣的兇手,我們也會將你送上死刑台。”

 

出木杉冷靜的說: 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

“但有一件事,請先相信我...如果我的推測是沒錯。我是被陷害,而且生活一定遭監視,甚至現在也是...所以只能賭一把,真兇在這時候並沒有監視我...如果已被他發現...相信我也活不長了...如果賭勝了,請向外發出已初步判我有罪...平常生活也當我是死刑犯...我們見面的時間改作今天零晨五時,一個正常人人熟睡的時間,此時,我們再討論此案。我明白有點天方夜譚,但相信我。

 

明智快人快語: “反正不阻我們辦事,批准,那我們先走。”

 

回到阿福的情況,他撥了一個電話給技安: “現在在那,幫我召集所有人,我搵到啲野。”

 

技安答: “佢地都黎梗我到..我正想打比你叫你黎,,諗住一齊幫手攪下安雄的身後事...”

 

阿福: “好,我即刻黎,你記住一樣野先,記唔記得邊個係叮噹?”

 

技安: “叮噹??咩黎啊,冇印象。”

 

阿福: “好,等我過尼比啲野你地睇,唔好比野比大雄知,我懷疑佢有古怪...記住叮噹兩個字。”

 

技安察覺到阿福的認真,也嚴肅起來: “好!我會同佢地講...你都快點來吧。”

 

技安掛線後,沒有發覺身邊一顆小衛星在活動著,從小衛星的鏡頭上,將聲畫傳予間諜收訊器,而間諜收訊器的前面坐著一個人,他目瞪口呆。真係天來的運氣,他沒有監視阿福,卻在監視技安。

 

從大雄處收到的訊息是這樣的: “佢地都黎梗我到..我正想打比你叫你黎,,諗住一齊幫手攪下安雄的身後事...

 

叮噹??咩黎啊,冇印象。

 

好!我會同佢地講...你都快點來吧。”

 

第一件事,大雄知道出了意外的狀況,他需要知道電話的另一人是誰。

 

他急忙轉到不同的間斷衛星...他知道如果這人並沒有被裝上衛星...就煩了...時間在這刻...何止值千金...大雄的心情焦慮得難以估量。

 

他轉到一個衛星...停下來了

 

“骨川哲夫...他是覺得自己命太長了...”

 

阿福從小就有極大的危機感...他此時也感受到了...所以也不怠慢...收拾好全部日記資料,,,想著趕緊出發...

 

可惜,他這個動作...盡收於大雄眼底...

 

“日記本...?”大雄大約明白何謂何事...當然,詳細的事他也沒時間想...

 

他只有幾秒間去行動,簡直是連用眼藥水的時間也不足

 

人一亂,,很難冷靜思考...在數秒間,他決定了, 從八寶袋中拎出 (毀滅文件槍) (出自 28 卷 – 牙擦仔的秘密: 用途是可以長距離自己 lock 目標毀滅文件,而且殺傷力大。)

 

大雄從窗外對準阿福的家。射擊,在大雄心中沒有難度。

 

“招!!” 一記來福槍直射向阿福的家,正確是射向其日記本...

 

轟隆一聲,阿福的家迎來巨爆。爆炸之下,,只見阿福被炸飛去外...

 

而大雄家中...大雄早已失卻人影...

 

另一邊阿福雙腿重創...只能用手支撐身體...爬了數步...希望在街口有人迎救...而他也一邊尋找著褲內的手電...此時...上方卻傳來一把聲音。

 

“啊福,你係咪記起左啲唔應該記起的事啊..?”

 

阿福看見帶有(竹蜻蜓)的大雄...明白了,記得了,你隨即將手放入褲袋但他動作快,大雄更快,左手的(空氣炮)以直線射擊。

 

“啊!!!!!”阿福慘叫一聲...左手是毀掉了...

 

“你...我都記起啦!!叮噹係咪比你殺左!!安雄都係殺!!!!”阿福用盡最後一口氣...

 

大雄笑笑說: “係又點啊,不用指望有人來救你了...這個街口的出入口我也用了(時空扭曲膠紙)...無人黎架啦...”

 

阿福: “點解你會變成咁...點解要咁做...”

 

大雄: “點解?你有資格問咩?你都係元兇之一啊 我唔咁做..最後咪又會比你地殘害!!...你這雙腿都腐爛了...我幫你做手術啦,,,”

 

大雄亮出招牌潛水刀!! “一下將阿福的腳一分為二...

 

“哇啊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啊!!!!!!!”

 

慘叫一聲。 阿福知道自己是沒命的了...他用盡一口氣... “你究竟是如何犯罪...”

 

大雄笑得彎肚子: “你講邊單先...哈哈,,有隨意門,隱形眼藥水,,我想點玩都得啦!!”

 

“時間所限!沒有遺言我就動手啦”他晃動其刀啊福早已奄奄一息...他回想起其父母...美國的弟弟...朋友們...生前事像走馬燈一樣閃過...他回想起童年時...很多經歷也有眼前這個人-野比大雄的份兒...

 

他流下淚了...為何,兒時好友今天卻變成自己的刀手...他沒有在想,, 骨川哲夫決定將其最後回憶也停在童年的快樂... 緩緩說了一句:“大雄...你是我的朋友。

 

大雄眼神一下子也有點閃爍,但很快回復: “作為聰明的保命舉動!!合格,但不通用!!”

 

潛水刀的插入象徵著生命的消逝...夜景中的星閃著暗淡的光...

 

大雄擦了眼睛 : “我沒有流淚...”

 

很快地...大雄用隨意門將骨川哲夫的屍體放左非洲的一片森林“有錢人,倒配襯貧窮之地...”大雄奸笑著大雄這次急趕的行動,加上各人所產生的懷疑。野比大雄,挑戰是時候找上門了…

 

在非洲的一片森林中...骨川哲夫的屍體…其褲子內,有微弱的聲音“未定義的通話留言完成,到達上限長度,自動完結。”

廣告贊助
最新評論

每週著數優惠區

翻譯本站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廣告贊助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