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 Logo

十八歲的野比大雄輕小說連載(十)!

2013-11-24 5339
主人翁野比大雄生性愚笨,幸於小學時遇上叮噹。叮噹利用未來的發明屢次協助大雄甚至改 變未來。 未來。 令大雄渡過了一個尚算愉悅的 童年 ….. 但人愈 大,渴望多, 讓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將會踏上那條分 歧路 ?

第 19 話: 池魚的哀鳴

大雄退在一個角落...只見 (如果電話亭)閃光處處...已見損壞...


而世界上的所有人...也回復了對叮噹的記憶...


站上校長室,昔日大雄的班主任.: “老朋友你回來我的記憶了啊...”


在士多的門前...剛田武的母親輕輕感嘆: “突然的回憶也不是甚麼好事..”


在旁的技籣說: “媽媽也感受到了嗎...?哥不會出事吧...”


行動中的刑警們有一些都稍稍停下腳步: “啊...叮噹的事跡...慢慢記得了...”


小人村一些村民也討論著: “總算記起恩人的樣貌了。”


地底國的龍騎士彭海: “是我之前忘記了...還是今天突然記起呢?老朋友,你們活


得如何了...”


天上王國的眾人望向雲下: “大家也一起同時想起他了...希望他們能平安渡過吧...”


某麵店的老闆坐得安靜,撫摸著貓兒: “不是他們啊,麵店早關門大吉了。”


某旅店的老闆正在籌備著衰店的翻新工作: “兒子啊,今天我突然記得這位幫過我的貓先生與少年啊” 他兒子回應說: “聽你說得多,遺憾我沒跟他們碰過面。” 老闆: “總有機會啊!”


昔日的多目同學放下手上的筆...:“看來今日突別想念你們呢,,大雄,叮噹。”


在這個時刻,大家也閉上了眼睛,回憶著叮噹帶來的美好回憶..


可惜,一個悲劇正在燃燒著...


大雄口中碎碎唸著: “啊...我可真沒想過...壞掉了這個可能性....”


隨後腦中閃過了一幕幕叮噹檢查法寶的畫面...


“他總是每年都做一次總檢查...壞掉的就送回未來修理.....啊...那八寶袋中應該有測試法寶的機器...之前太大意了...如果在行動途中有一,兩件法寶失靈或壞掉可會壞事...”大雄想得直冒汗,他慶幸之前的 “幸運
”。


這一邊廂...刑警的隊伍也靜靜的潛進了商場之內...


“報告長官,情報科確認野比大雄三分前進入了商場,確實地點大約在二樓中心位置...”


明智按著耳機: “好,大家低調行事...一發現野大雄立即逮捕,非常時刻零願殺左佢...”


眾人明白後即依計劃路線推進,而所有出入口也同時受警方監示和限制。


商場內的大雄嘴角向上輕輕一揚...似是恥笑著這班刑警...而同時他即於商場不同地方散放著膠袋......


膠袋中發出了微量的聲音: “噠...噠...噠...”


高達八層的購物商場...有著各式各樣的部門...男裝,女裝,家品,電器,玩具等等......


吵鬧,喧嚷...都是活著的証明...


花賀咲子心情懷著喜悅...在五樓悠閒的閒逛著...她的喜悅是來自野比大雄...她幻想著大雄收到禮物後的微笑...


要求不高...微笑就可以了...


可惜...人很多時,,還是想得太多..想得太遠...


將不可能假設成可能


將不會發生當作了未發生


將肯定了的事實佯裝成自己弄錯的誤會


“大雄..是喜歡我的。” 花賀咲子想著


野比大雄則繼續他的旅程...手中的大袋的重量不斷遞減。他正步上四樓...


“發現了他了,三樓上四樓一號電梯!!!”一名警員說罷已立即衝前。


而散播在商場各個角落的刑警也一窩蜂的衝向一號電梯。


明智見狀立即按著耳機: “消息可以偽造,我和一隊包抄,其餘緊守崗位..五隊通知總部加派人手開始從三樓疏散人羣,執山啊!!”


好一個明智,算得上[明智]。


野比大雄心中盤算: “時間差不多了。” 他回頭冷眼一掃,隨即拔腿就跑。


“可惡!!疑犯想逃走啊!”該名刑警見地方人多,不敢胡亂開槍...唯有死命奔跑...


明智愈聽愈奇: “這個野比有一種 (隨意門)的物件...那用逃?但他就在我們面前...不行動實在說不過去...即使需要奇跡...只有 1%的機會率...也得嘗試!!只有盡量減少受害人數。”


他再按下耳機: “全人類幫忙疏散市民,行動中的兄弟小心啲!!條友有古怪!!...”


明智從七樓急速跑下... “趕得及嗎...保佑我.前田。”


在遠離大廈的一座深山中...


“都檢查好所有法寶了嗎?” 傳來的是出木杉傑才的聲音。


“差一點點,不過問題不大...但...隊長...現世人的事情...我們還不插手嗎?野比大雄可是用上了恐怖份子的專業炸彈了。”一名隊員回應道。


出木杉傑才回應說: “這一點倒要佩服這個野比大雄..用隨意門找到海外恐怖份子的基地...偷了一個炸彈再用(增倍境)去進行複製...因為叮噹本身就沒有持有甚


麼大殺傷力的武器...他這個做法算是省時省力了...”


另一名隊員忍不住插口: “那我們還等甚麼...? 這些炸彈,,即使是我們,也姓命難保啊...”


出木杉傑才嘆了一口氣: “總部長官有向我提及此時[商場事件]...他給予的指令是此事之後行動...大概這件事是此空間的歷史的一部份...總不能分裂多幾個這樣悲哀的空間吧...大家就看著吧..生死有命...這些規則還不能胡來..”


“野比 大雄!!你同我停低!!”此名刑警已拔出手槍大喝著。


商場的平民們看見了槍的出現,早已大呼小叫!!


小孩在哭著...有些少年人不知死活還想看熱鬧...成年人表現各異,有的早就拉著親人拚命逃離...有的即呆若木雞,還不懂反應...職員害怕卻不敢輕易離開工作崗位。


由大雄進入商場到現在不到二十分鐘... 疏散行動功效未見,已和著急逃離的人群撞個正著...


資訊的不完全...警務人員雖多...得到的消息卻不一...有些在阻擋人潮...怕疑犯乘亂逃脫...有些則全力引導市民逃走,,因為他們知道疑犯就在五樓。


叫喊,腳步,擠擁...



很亂的情況...卻是大雄製造這個修羅場的最佳條件...


在五樓的正中央..野比大雄拋下最後一個膠袋...說: “明智先生與各刑警...都到齊了...”


明智: “廢話少講了!!!我不會猶疑!”話沒說完,手槍的子彈已破風而出。


只見大雄身上一件斗篷一揮,子彈盡被擋下...


明智放下雙手: “又是你的法寶怍怪..混帳..”


立即,他的耳機傳來一則由位於三樓的警員的消息: “走啊...個人渣放左好多炸彈啊!!整個商場都可能會倒塌!!!冇時間啦!!”


明智一時間也嚇了一下,望向大雄: “甚麼...炸彈?你..你不是人..”


大雄笑了一下: “指我嗎?是啊,不是人,我如同神一般。”


電光火石之間 另一名拎槍的刑警已疾奔至大雄身後 如巨猿的雙臂已施展鎖技...


將大雄緊緊鎖死,大雄被纏得紅著眼,不忿的併命掙扎...喉嚨被深深鎖緊,連話也說不過來。


此刑警說: “用不到甚麼隨意門吧? 吓!! 你是神嗎...那跟我到地府走一趟吧...從沒有人,,可以於半分鐘內掙脫我的手鎖...明智!走啊!!我要佢陪葬!!”


明智心中鬥爭卻深深明白...這個做法是最恰當了...犧牲是必須要的...


他看著多年並肩的戰友...忍淚吐出兩個字: "保重"


該刑警微笑了..明智轉身了...而炸彈,,也蠢蠢欲動了..


“10 秒!!”明智與其他隊員盡量跑向下...可惜...


“9 秒!!” 人群都向上至下的不斷逃亡...鬼哭神嚎...分不清旁邊是誰...不知道前面是甚麼地方...總之有路就跑...


“8 秒!!”樓梯和扶手電梯都佈滿了血跡...形成條條血路...多少被踩至血肉模糊的屍體...都已被遺忘了名字...


“7 秒!!”一名青年人..看到四樓還有一名小女孩在哭著叫喊...是與父母失散了...他有一刻心軟了...想走出人群出救她走...可惜,,很快地..他放棄了..此刻步出這條逃走的人龍...自身難保吧...這種東西,,是人性吧。他是決定放棄這小女孩了...不幸地,,上天也放棄了他...就因為他的一下停頓..上方急湧而至的女人將他一推..他失去了平衡...也從此失去了知覺。


“6 秒!!”花賀咲子還被困五在樓...逃生的走火門堆滿了人潮...她逼不進去...更被後面的男人推了出去...她倒在地上,手中緊握手中的小禮物 : “救我啊...”


“5 秒" 於八樓,有些人知道電梯還在運作...都強行擠進去...超重的警號響過不停...但要人走出這個逃生寶庫? 沒可能...人人你推我撞 粗口處處...一名中年人不幸被推了出去...有些人立時用硬物阻住電梯的門...結果門未關...電梯就故障一般向下走...這中年人那會放棄...一個飛身跳進正往下走的電梯...結果他的上半身進了電梯…下半生則殘留在八樓...他身體被卡著...口中鮮血都狂噴在這班推自己出去的[兇手們]。驚叫的絕響在迴轉... 電梯被屍體卡住了..電梯內的人群注定都將成一堆屍體...


“4 秒”地面有些逃出的市民與警員依舊併命遠離商場..彷彿,,沒有地方安全...警員在自責太高調的說出有炸彈的事情...人們的叫嚷令消息像病毒一樣極速散播開去...有些[好心]的工作人員更用中央廣播提醒其他市民...令他們逃得混亂...逃得慌忙...但,,難度不應讓他們知道嗎?不應給予他們一個生存的權利嗎...? 人們..對道德的界線...從來都沒有準則...這名刑警只能流著淚..勇敢的呼吸著空氣。


“3 秒”處身八樓的小情侶...眼前逃生的混亂情況...用硬物打破了窗門..


男的說: “死不去..我娶定你..”女的含著淚,點了頭。


“2 秒”有些人早就打破了窗門..想著慢慢攀爬下去...但頭上不時出現一些黑影...一些從上方跳下來的人...不幸的就掛彩了...和黑影們雙雙墜下。


“1 秒”明智都用盡了自己的頭腦和身手,,不斷穿越著人群之中...快到一樓...


“來不及了嗎?”明智心想..但他不親自確定野比大雄的死訊...他不甘心赴死...


“啊!!!!!”


0


各層數的炸彈開始爆炸,隆隆作響的爆炸聲始起彼落...


在五樓的野比大雄被鎖得差不多氣絕...也卻詭異的露出笑容...


樑柱開始被炸毀... 商場內,


人們叫喊的聲響升至極點...


他們不明白見因後果...不明白所為何事...他們都是一個大池塘的小池魚...


看不見,也看不清自己身處的世界...在最後一刻..利用全身的力氣..發出悲天的哀鳴。


第 20 話: 化煙的一剎 行動的開始

炸彈同時爆破,連綿不絕的爆炸聲響天而至...商場內的四壁佈滿裂痕。


一小時前還是喜氣洋洋的人間天堂...


現時已變成一個人間煉氣...


渴求生存的呼吸聲由從沒間斷..到漸漸間斷...


塵埃處處,火光熊熊,濃煙密怖...各樣貨品掉下的聲音...不同警鐘的嗚響..


人類的慘叫...染滿血的雙手敲打著的響聲...


這種哀怨的情境...卻是野比大雄的最佳甜點...只見黑暗的地下室中...


大雄喝著咖啡...欣賞著自編自導的大製作...


在你身旁放著了一份商場構造藍圖...和[數學家]的(錄音卡帶)。


面前放著間諜衛星監視器...播放著商場五樓的狀況...


只見現場已被濃煙和塵埃所覆蓋...只能略略看見 大雄 依然被該名刑警死纏著....


看來兩個都活不成了...


喝著咖啡的大雄微笑著: “這名刑警倒了不起,裁在他身上是十萬個值得了...咦..慢著...”


只見[間諜衛星]剛才的一個畫面好像映出了一件熟悉的[物件]。他控制著[間諜衛星]稍稍偏離軌跡...


“媽的...你怎麼在這裡了啊...花賀...” 大雄此刻發現了同在五樓的花賀咲子.心情說不出的複雜...


眼見花賀咲子已經差不多失去知覺...下半身被倒下來的飾物櫃壓個正著...血水在兩旁慢慢滲出。


“總算是我名義上的女人...總算有個一夜溫馨。” 心底裡,大雄想救他...但他考慮到現場的情況...基本上是隨時倒塌了...一不小心...即使用(隨意門),也可能走不掉...成為陪葬品...另外... 花賀咲子的身體被重物所壓..怎樣救? 如何救? 只是想了這五秒鐘...就足夠大大降低了迎救花賀咲子的成功率....大雄絕對明白...他想得頭也痛了...又有誰可以在幾秒間下一個清晰而關乎生死的決定呢? 在這一刻,,你擁有這麼多法寶反而令你進退失據...


終於...大雄尋找到自己心中,黑暗中的救生索... “她只是..我利用法寶(情況傘)


去令她喜歡我的人...只是一個虛幻般的假象,假象般的感情...我不能讓她壞了大事...”眼神堅定的眼神..卻暴露出內心的搖擺...


野比大雄...自欺欺人


偽裝的緊強..怕被人涉足內心所興建的堡壘...是逞強。


只見花賀咲子奄奄一息...火光映照出她清秀的臉蛋更是憐人..


“你有冇事啊,真..真係好對唔住啊。”


“我沒事..我太不小心了...”


“是花賀小姐嗎?”


“你…你識我?”


“啊..叫做認得啦...今日撞到你...唔好意思啊...遲啲請你食野補償啦,,”


“好小事,,遲點有機會再見啦。”


與大雄第一次相遇的回憶在花賀咲子的心中播發著...


即使這段回憶只有花賀咲子一人作觀眾...她也會選為最美好的一段..


“神啊...拿走我生命就好...但讓我活在記憶之中吧。” 花賀心中想著..


在美好的回憶中...她忘卻了傷痛...沾不進灰塵...不害怕濃煙...失去了生命。


而商場外的人則不斷逃竄...


整座商場的外層已經逐漸剝落...繼而逐漸傾斜...砂石與塵埃隨著枉死的亡靈到處飛揚。


崩裂的地板 “咔咔”作響...


終於到達了一刻..萬籟無聲...場外的人...電視機前的人..商場內的人...都呆住了。


結構性的破壞...八層高的商場倒塌了。


明智始終是沒趕及逃出生天...只感受到背上被龐大的砂石沖擊..........


一偏頹垣敗瓦之中...不知波及了多少逃得不遠的人。


繁華之地...經過三十分鐘的洗禮...變成了一個廢墟...不知多少生命,都已化為煙絲...他們的淒怨...只能用心感受卻寂靜無聲。


有一個人感受到了..


“英才...你終於醒了嗎?”說話的是靜兒。


只見出木杉英才神智依舊迷糊...輕輕一聲: “嗯...”


另一邊,,


“出木杉隊長!!!可以出動了吧!!!”一名時空巡警握緊雙掌,,早已熱淚盈眶。


“但...雖然剛才太多濃煙看不清楚...但大雄應該也一併死掉了吧?”另一名隊員插口道。


出木杉傑才心中早已忍得極辛苦,想將這件事的始作俑者-野比大雄 就地正法:“他那有這麼易死...立即行動,用法寶查出他的所在地!!生擒優先。”


時空巡警正式行動!


出木杉傑才心中極有自信: “如不是上級限制我們的出動時間。只要我們和他正面撞頭...兩,三分鐘就攪定了!!!”


的而且確,不消兩分鐘。時空巡警已知道大雄位置,用(隨意門)瞬間到達了...


地點是一條偏僻小徑...大雄見到他們臉色一沉: “終於找上門了嗎...”


只見一名隊員拿著未來電槍立即衝前: “受死啦”


大雄沒有動,但該名隊員卻好像被無形的東西投擲了出去般。


“是靈魂守衛!!!(作用: 打個盒子,會出現一個強勁的背後靈保護你一天)”出木杉傑才大喊。


其他隊員一聽,紛紛拿出(電光丸) : “我們可是外號 (電光丸)小隊啊!!”


只見多把(電光丸)攻向靈魂守衛,靈魂守衛雙手難敵五刀。節節敗退。


大雄此時也不怠慢,左手五隻手指均裝有空氣槍,他的助拳令雙方打成均勢...


可惜出木杉傑才利用大雄的視覺盲點用隨意門穿到他的身後。想也不想就是一下電光槍...


而靈魂守衛此時也不敵眾巡警...被破壞消失了。


大雄中了一下電光... 四肢無力,跪到在地...雙手早被出木杉傑才用未來的手扣鎖上。


只見大雄臉上無光: “我早料到我會裁在未來人手上...但殺了這麼多人...我心足了...就差一個出木杉英才...”


此時出木杉傑才用腳踩著野比大雄的頭: “傻仔...咁你衰係我手上算係報應啦...


我叫出木杉傑才...父親叫出木杉仕才...祖父叫出木杉雄才….曾祖父就係出木杉英才啊...”


大雄一呆,咬牙切齒: “你...你個仆街...”


出木杉傑才不斷用腳踢向大雄: “你都有資格叫人仆街? 吓??出聲啊...傻仔...仲諗住你有返啲挑戰性...原來係諗住自己輸梗...?”


大雄被踢得不似人形: “如果我係知道自己有得殺曬你地而錯失機會的話..我依一生都會後悔...幸好我自問自己已用盡法殺曬我想殺的仆街..”


出木杉傑才這刻是狂了,失了冷靜: “看你被未來的手扣鎖上不會有作為了..話你知啊...傻仔...道具入面...有分優先序的..即係有時你用一啲道具,如果同另一道具的效果有衝突。就係優先序高的話事...而叮噹,,因為機緣巧合下,,佢有一件優先序好高的法寶..傻仔,,係你唔識用啊,,哈哈..一開始查資料個時幾驚你識用啊..哈哈..


好在你只係一個白痴仔。”


誰知野比大雄此刻卻奸笑了一下: “多謝提醒啊。”


同時間...一名隊員驚訝地說: “他媽的...我找到 [其他野比大雄]...”


出木杉傑才大驚...: “是...難不成...是分身藥水?”

廣告贊助
最新評論

每週著數優惠區

翻譯本站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廣告贊助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