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 Logo

十八歲的野比大雄輕小說連載(十一)!

小龍 2013-12-08 3514
主人翁野比大雄生性愚笨,幸於小學時遇上叮噹。叮噹利用未來的發明屢次協助大雄甚至改 變未來。 未來。 令大雄渡過了一個尚算愉悅的 童年 ….. 但人愈 大,渴望多, 讓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我們看,成長了的野比大雄 將會踏上那條分 歧路 ?

 

 

第 21 話: 十誡

 

“分身藥水-將藥水滴下頭髮,之後拔掉頭髮就能幻化成自己的分身,而性格想法行為都會對應使用者而變更,唯一不好處是分身的體積較自己為小。”這一刻,於小徑的出木杉傑才與身在地下室的野比大雄想法一致。

 

只見電光丸早已插在野比分身的頭上...而野比分身也化回一條毛髮。

 

出木杉傑才有點吃驚: “這個分身...無論身形...情感竟然可以演繹得這樣真實...

 

媽的...這個野比心裡到底藏著甚麼了啊...”

 

而野比大雄亦早已將間諜衛星放於自己的分身之中,故他只是悠閒地坐在秘密地下室中,就可窺探所有情報。他冷冷的道: “只是用了分身藥水...再已放大光線把他們放大...分配幾種法寶再放置不同地方即可。就看你們何時找到我這個真人吧..哈哈。”

 

“另外啊...這個優先序...我的法寶中少說也超過二千種....但他說得出怕我使用的話...証明我知其功效甚至使用過...要快點想起...時間拖不了多久。”大雄沉思著...恐怕這是可以扭轉局勢的重要關鍵。

 

另一邊的小徑...出木杉傑才盡力冷靜下來,他深知他低估了野比大雄: “全部人一齊搵!!總之依家!!所有野比大雄,殺得就殺!!兩人為一小隊!!去!!”

 

出木杉傑才的行動快,還是野比大雄的思路快?

 

大家的敵人,都是時間...

 

另一邊,地平線異空間之中...出木杉英才終於甦醒過來...而小雄也決定不再等候了,他們準備出關,用僅存的法寶去求証外間的情況...可惜...在地平線膠紙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大家熟悉的臉孔-野比大雄

 

他眼神虛浮,面目猙獰...只見左手拿著一把大型手槍。

 

靜兒原本封閉的心靈..原應隨左出木杉的甦醒而慢慢好轉..但此時..曾侵犯過自己的人..自己曾待為知己的人卻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..她矛盾的心情令她再

 

度面臨崩潰..

 

都嘗過被最信任的人所傷害嗎?抑或傷害過信任自己的人吧?

 

食客有生命,但他細味著的食物,也有過生命..

 

出木杉明白。他用盡力氣說: "面對他吧,慚愧的不是妳。"

 

一條魚兒被清蒸..被油炸..雙眼總有張開的權利吧?

 

靜兒打開了自己心靡..面對最大的心魔

 

叮嚀則慘叫一聲: “是哥哥的巨無霸槍,一槍能打破一部坦克,唯一缺點就是彈藥小...”

 

只見野比小雄緊握唯一的武器-空氣炮。但神色卻充滿信心...

 

此刻野比大雄也疾速衝向地平線異空間。

 

“發炮啊!!!小雄” 叮嚀歇斯底里的驚喊著。

 

“不用急” 小雄信心依然...

 

果然,大雄一直跑向地平線異空間,,卻不知何時...他又回到剛才的起點..小雄等人也消失於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...

 

也不待他思索,小雄知道大雄背向自己,知道是絕佳的射擊機會...於是空氣炮一下絕響!

 

野比大雄的背面已掛彩,被衝力轟了出去...

 

心中不解的大雄背門重創,緩緩的道: “是時空扭曲膠紙.?你們理應沒有這法寶啊...”

 

“你不需要知道理由!!”小雄見機不可失,空氣炮再次發射。

 

幸而大雄避過了,並立即扣下巨無霸槍的板機: “誰說不進來就殺不了你們...”

 

叮嚀心想: “機會是一半半吧..”

 

靜兒不敢再看...

 

小雄咬緊牙關,希望在他開槍之前將他擊斃

 

始終最聰明的,還是沉默良久的出木杉英才

 

出木杉心中想著: “這應該不是真的野比大雄, 他根本犯不著冒險...”

 

他雖然負傷,但思路卻清晰。一下就衝向眾人的前面

 

靜兒驚叫: “英才!!”

 

電光火石的一刻,巨無霸槍的巨形子彈已如風而至,同時,出木杉英才也撕下了地平線膠紙。

 

頓時,地平線異空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而大雄所在的地方變回一間狹小的破屋。

 

巨無霸槍的巨形子彈打在殘舊的牆壁上。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爆風!!!

 

將大雄轟得老遠...而破屋也抵擋不住如此強度的爆炸。頹然倒下...

 

大雄早已重傷,加上瓦礫的撞擊..狂吐鮮血之後化回一條毛髮...

 

而異空間中的出木杉眾人倒是舒一口氣...同時敬佩出木杉的機智..

 

此時出木杉說: “我想我們一定有設立其他出口吧..快走了...因為這個不是真的

 

大雄...”

 

靜兒與小雄均感錯愕,叮嚀則說: “我也是如此認為...”

 

之後出木杉向眾人說出自己的推論..只見他身負重傷..說話也緩慢了不少。

 

野比小雄說: “我大底明白...但,,我有一個問題,,,剛才你的位置...不是用左手去撕掉地平線膠紙比較方便嗎?為何卻要用右手去遷就..?”

 

出木杉露出一絲苦笑: “也許身體有點不協調吧...總之不影響結果就是了。”

 

叮嚀知道時間緊迫: “小雄,警犬鼻(作用: 令自己有警犬的嗅覺,方便尋人)在你那處吧...時空巡警都穿有特殊物料而成的保護衣,這種物料的味道我有紀錄在警犬鼻中。”

 

野比小雄點頭明白: “我們現在就去...”

 

這四個人的力量即使微小...卻還是決定將自己的命運押下輪盤之中..

 

他們的勇氣是否能夠影響大局實在言之過早..但肯定的是,他們立即獲得第一份獎勵。

 

“久違了的晨光啊...”步出異空間的靜兒輕輕的說。

 

野比大雄..他們都比你幸福...因為你的黑都掩蓋了光。

 

而技安礙於其傷勢沒有參加商場之行...在警視廳的眾人雖然悲怒..卻忙於救災之中...如此景況...更令技安著急...他不能再待下去...

 

“野比大雄如果未死...我必要他還債...”

 

行動吧,岡田武。

 

而另一方面...出木杉傑才們的行動也正進行得如火如荼...為追拿野比大雄,他們輪班休息...但分身出來的野比大雄數目也多...而且他們手持的道具也同樣令他們處處碰釘...

 

像之前...突然有隊員被潛水刀所傷...但周遭卻不見有人...也確定了不是隱形的法

 

寶...可幸出木杉傑才的確有個人之才,他熟悉野比大雄和叮噹的事跡和所擁有的法寶,加上極佳的應變能力。

 

他大聲道: “攻擊周圍事物!!即刻你認為是小石頭也立即攻擊!!!”

 

果然...這個野比分身很快被電流槍擊斃...化為毛髮就只剩下一頂石頭帽(作用:令使用者被所有人忽略,被視作小石頭。)

 

出木杉傑才停住了回憶..還看著這名正養傷的隊員...心想: “都是我的大意與自負...混帳!!!”

 

他一拳打向牆壁...好讓發洩抑制已久的情緒。

 

只見另一名隊員拍一拍他: “隊長,我地掃左成日...啲野比分身都死得七七八八啦..真身總會找到,你還有我們,你不是一人作戰啊。”

 

這種鼓勵深深感動了出木杉傑才: “是啊,你們都沒有放棄我...我也不能率先放棄自己吧。”續道: “像現世的警察一樣,我們也能為正義捨身成仁。”

 

這一,兩天太漫長了吧...發生太多了嗎...沒關係啊...我們的生活依舊局限在廿四小時內。

 

你選擇了穿上甚麼制服,走上甚麼的道路,就有怎樣的生活...

 

這班未來的訪客,就是不甘平淡..

 

不甘平淡的不止他們,還有地下室中的野比大雄...

 

他咀嚼著出木杉傑才的提示,在一天中,他想了又想,也作個不少實驗。

 

他得出一個簡單結論。

 

“例如,我用人類控制器要求一人行前..同時用行動封鎖器封鎖此人的活動..結果是即使人類控制器要他前行...但他還是會一動不動的...這就是所謂優先序。但我與它使用過的法寶何止千種...實在難已參悟。”大雄心中細想..決定用一個最慢卻十拿九穩的方法。

 

就是逐件道具拿出來檢視再想像它的[終極用途]。

 

如果限時內被出木杉傑才發現他的真身就死定了。但如果分身們能拖延到時間...勝利他是有所指望的。

 

當然...他還是有點不放心,,故用了一下“縮小電筒”去照射一樣物件。

 

之後,他就埋首的檢視道具..有時拿得心煩了,有些法寶就先掉在一旁,之後才整理並放回袋中。

 

當然,這段時間,出木杉傑才在盡最後努力...希望可以阻止真正的野比大雄。

 

這一仗,幸運之神很多時也不在大雄的這一方...但這次..大雄感受到了,自己在它的懷中...他,聽著絲竹的響樂。

 

“上帝在西奈山上單獨見摩西,頒佈十誡和律法,親自將十誡用指頭寫在石版上,摩西下山後看到以色列人離棄上帝,竟然在崇拜一隻金牛犢,憤然將石板摔碎。後來上帝又再一次頒佈十誡,寫在石板上,被放在約櫃里,存放在敬拜上帝

 

的會幕的至聖所中,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建成聖殿以後,就放在聖殿的內殿。”

 

大雄在檢視著十誡石版。

 

“擁有神話故意的法寶,擁有駁斥一切的優先權...我在這一刻,終於真正的可以啟動神的作業了...不過在我的規條中,只要一誡就足夠了。”大雄再難掩藏心中的喜悅,,他準備下筆了...

 

出木杉傑才瞪著隨意門:“找到你了...野比大雄”

 


 

第 22 話: 第一誡

 

“出木杉隊長...發現了一個野比大雄極有可能是真身...他在檢視著一塊石板!週遭擺放了不少道具!!!”

 

聽到隊員的報告,出木杉傑才心中一寒...: “他...他..找對了..”

 

而地下室的野比大雄縱然連眠不休的經過了兩天,依然被喜悅覆蓋了疲態。

 

“哈哈,一誡就可以了…是不可反駁的一個規則..哈,,我要的,我嚮往的,是完全的勝利...就是你們即使清楚明白我的所作所為,即使你們知道如何可以收拾我卻

 

沒辦法制服我...這種絕望,這種無力感...最後就像一頭家畜般任我擺佈,愚弄,

 

宰殺。我就是追求你們這些眼神。”在異樣的氣紛下,大雄開始揮動了刻石筆。

 

在石板上,大雄一筆一筆的勾出自己心中所願,自己祈盼的未來。在冒汗的手心之間,揮發出野比大雄的慾望。

 

“除了手寫此規則的野比大雄本人之外,其他...”不斷的寫著,胸口充滿著焦慮和著急。

 

在顫抖..大雄的心,大雄的口,大雄的手...都抖震著。

 

心跳的聲音在地下室中不停瑩繞著。

 

“咔”一聲。嚇得大雄心臟也差點停頓。

 

他煞有介事,雙手護著石板。立即攀上梯子,從地下室逃了出去。

 

而地下室也發生了一下巨響。

 

“比佢閃開左!!快啲截住佢!!!”看來剛才咔的一聲正是隨意門開啟的聲音。一班時空巡警已蜂湧而至。為首的出木杉傑才剛才己第一時間作出槍擊。可惜大雄早已逃出地下室。

 

此時,十誡石版再冒出幾個字: “人不得..”

 

這一個規條是否十全十美?相信連野比大雄自己也不清楚。在這樣的精神狀態下,要想出一條完美的規則,又要當心不要害到自己。事實上也不是易事...幸好的是十誡石版可以有十誡。只要第一誡開得不差。還有很多機會可以修正。

 

但追兵早已在大雄的身後緊緊相逼..腐化的人利用顫動的雙手將無情的誡條刻上冰冷的石板上。

 

這是神的作業嗎?

 

這更像是惡魔亵瀆神靈的犯罪。

 

可惜,這只面容猙獰的惡魔搖著尾巴,滴著唾液,使用自己製造的鏡子以 “神”來自我崇拜。

 

它一直沈寂在自己的內心之中,他是野比大雄。

 

只見野比 大雄的面前閃現隨意門,想必是未來警察的追捕。大雄頭不回,雙腳不斷跑向隨意門。右手緊握石板。左手指向前面大喊一聲: “發射!!”

 

只見日本某處地方隨著大雄的聲音而發出一下閃光,一顆炸彈隨之射出並以極高的速度擊向大雄所指示的地方。

 

“轟隆!!” 一下響亮的爆炸聲。該隊員已被炸飛,連同隨意門也一併被炸至粉碎。若不是未來的保護衣,他早下黃泉了。

 

出木杉傑才在後面看得清楚: “他裝了(無敵炮台)!!大家小心啊!!!”

 

只見地下室建於一座高山之上,剛才大雄的不斷往上逃,早已達崖壁之上。地理上對大雄來說也是絕佳。

 

在此期間十誡石版再冒出兩個字: “使用..”

 

但巡警們早已作出行動! 大雄也沒有再逃避!選擇正面攻擊

 

“發射!!!” “發射!!” “發射!!” 在無敵炮台的護庇之下,令巡警那邊也是風聲鶴唳。

 

當然,這班巡警也是身經百戰,傾刻他們已改變作戰方法。

 

只見一名勇猛的隊員裝著(萬用鞋)(39 期)以火箭模式極速繞向野比大雄。

 

大雄連續發了幾下無敵炮台,可惜全數落空!!

 

這名隊員拿著電光丸以火箭萬用鞋衝至大雄的身旁,大叫: “腰斬!!!”

 

而同時,在野比大雄失神的一剎那間,出木杉傑才已射出電光槍。

 

眼看大雄是逃不掉了...

 

但..野比 大雄,就是早有預備。

 

連續兩下巨響,只見兩個透明物體早已為大雄護駕。

 

“媽的!!!又是靈魂守衛..而且是兩個”出木杉傑才深深不忿。

 

他們失敗後,另他隊員則繼續設法攻擊野比 大雄。

 

而穿萬用鞋的這位隊員則被靈魂守衛撞得失去平衡,急速墜落地面。

 

野比大雄大笑道: “你冇得走啦!!!!”

 

“發射!!” “發射!!” “發射!!” “發射!!” “發射!!”

 

連續五下的發射!!大雄是再沒有留活口的餘地。

 

出木杉傑才不能再讓同胞受難,想也不想便用隨意門瞬間到了該隊員的身後。

 

該隊員疾呼: “隊長!!走啊!!!”

 

出木杉傑才面對五枚導彈,無懼。

 

強風令他的衣角舞動,卻不令出木杉的心意搖擺。

 

“不能確保你們安全,我這個隊長的顏面也不知放在那了。”

 

自信的微笑...迎上了漫天的導彈。

眾隊員大喊: “出木杉隊長!!!!!”

 

野比大雄則狂笑著: “哈哈,白痴出木杉,和你曾祖父相比,你這小雜種差太遠了吧!!!我以 (無敵炮台) 為矛, (靈魂守衛)為盾去挑戰你們這班未來的執法者,你這是輕敵的下場吧...”

 

五枚導彈的爆擊過後。只見濃煙密佈...

 

而濃煙之中,能依稀看到一個人影依然建在。

 

出木杉傑才。

 

他是

 

“的確,對你,我是輕視了... 以無敵炮台為矛,靈魂守衛為盾的確是一個新鮮

 

的組合...不得不佩服你對各樣法寶的了解和認知。但...靈魂守衛可不是你的專利

啊...野比大雄。”只見出木杉傑才拍一拍身上的塵埃..笑容恢復自信。

 

這次吃驚的一方轉為野比大雄: “禮尚往來...我也要讚賞你的反應和思路的敏捷...可惜你的守衛被轟散了吧...哈哈!!你即使能自保 也難以阻止我在石板上刻劃,神蹟啊!!”

 

雖然大雄滔滔不絕的發表著[偉論]。但他的雙手也不空閒。因為同時間,他已裝上竹蜻蜓在半空中與眾巡警周旋。

 

左手以空氣炮,電光丸,防禦斗篷等不同道具都在交差更換去迎接不同攻擊,右手則堅守石板。加上無敵炮台和靈魂守衛之助。巡警們一時之間未能攻破。但同時,野比大雄也無閒去刻劃規條。

 

作為隊長的出木杉傑才心生一計,眼下情況也不容他再磨蹭下去: “點對點的攻擊無效...但範圍性的..應該管用了是吧...”

 

他將一件物件擲向野比大雄同時大喊: “大家散開啊!!!!”

 

只見一個類似風眼的物體停在大雄頭上的半空。不消半秒即形成一股強烈的颱風。

 

只見大雄驚惶失色之際之間已連同靈魂守衛被捲進颱風之中。

 

“它是上鏈式颱風.上鏈力度越大...所刮起的颱風也會相應增強...點對點的攻擊被雙重靈魂守衛所阻擋...那就用範圍性的道具一併攻擊它們吧..反正我們就只怕大雄手持的這塊十誡石版。我倒不相信他在強風下能緊握不放。只要他脫掉了石板 就抑或待強風散後他失去平衡暴露在半空中我們也能輕易將他,幹掉...” 出木杉傑才道出心中所想。

 

眾隊員深感佩服...因為上鏈式颱風不是甚麼攻擊性的武器...他們都忽略了很多法寶的潛在用途。他們只單向地著意如何使用著這些攻擊性的法寶。這也解釋了為何野比大雄能與他們對抗至今。

 

強烈的風捲起了無數的沙石與塵埃,加上落葉的旋繞大家也看不到颱風內的情況,但能感受大雄的恐懼。

 

而眾人早已各就位...等待風散葉落之時...

 

在幾秒之間...彷彿卻是幾年的時間...

 

空氣彷彿都屏息了..呼吸都變得沉重

 

終於...風散了..葉落了...

 

大雄也寫好了..............

 

出木杉傑才錯愕,因為他見到的..是頭戴竹蜻蜓,手持石板,無甚損傷的野比 大雄...

 

“這情況我也意想不到...可能靈魂守衛也會因應主人的精神力而變強吧...在被風

 

吹起的一剎...它們手靠著手..緊緊包圍著我...令我處於無風狀態...當然...我感受到它們的身體隨著強風的打擊而消逝...但它們還是以堅強的信念捱過去了..

 

最後,它們完全消散,就如靈魂回到棲息地一樣,而你們的靈魂,也

 

同樣該回棲息地了...”野比大雄擺出勝利者的姿態...說得輕鬆...

 

只見一名隊員按捺不住,拔出電光槍..但還沒有使用,一道雷光已將他劈至重傷。

 

野比大雄忍不住笑了起來: “孩子們..來看看...在無風狀態下,我寫好了..看看第一誡寫著甚麼...”

 

[除了手寫此規則的野比大雄本人之外,其他人不得使用未來法寶。]

 

出木杉仔傑才呆了..: “沒...沒辦法了...”

 

只見野比大雄狂喜,帶起八寶袋: “哎呀,你地身上都是未來法寶啊...哈哈,,我個袋都有好多啊…借比你們好嗎...”

 

隊員們臉已發紫...

 

而這時候...不遠的草叢中,一個人悄悄的出現了,他是明智。

廣告贊助
最新評論

每週著數優惠區

翻譯本站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廣告贊助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