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五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1-30 1906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五話】

    與溫遠星所想像中的補習老師不同,這個人比想像中還要年輕,大約二十多歲左右,穿著誇張的禮服,一臉自信的模樣,要不是是在這種情況下看到他,估計會以為是不知從哪裡來的明星吧。
    「你好!」麥海晴對著他打招呼:「生意不錯嘛!」
    「你們好。」青年向著眾人微笑起來,「我是裘必應,你們可以叫我裘老師——經歷千辛萬苦,終於找到你們了。」
    「甚麼?」眾人疑惑起來,不過青年很快又繼續說話。
    「如果我沒有記錯,你們應該也是這座大廈的商戶吧?」
「對啊,我們也是在最近,才搬進這座商場來的。」溫遠星走上前道:「我們剛剛從你手中收到了……


    「你們收到了你派的傳單?」裘必應說:「那就太好了,我還怕這招沒有用,會讓你收不到你的傳單呢。」
    眾人聽罷,不知該怎樣作回應才好。
    你收到你的傳單?他到底在說甚麼?
    「只是某種新式的宣傳手法,我也不怕將其公開——不過很抱歉,如你所見,今天比較忙,往後再解釋吧。」裘必應道,接著視線掃過四人,「說起來,你們有興趣來這裡補習嗎?」
    溫遠星不禁怔了一怔,「補習?為甚麼?」
    在裘必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在他身旁的學生卻是愣住了,然後對著四人露出了羨慕的眼神。
    「為甚麼?」溫遠星又把話重覆了一遍,這回是對著那些學生說的——能夠在這裡補習有甚麼令人羨慕?這些人本身不也是這裡的學生嗎?
    「畢竟讓溫氏偵探社的成員們無功而返,可是太對不起你們了。」裘必應說:「老實說,也算是向你們委託,因為時間已經無多了,再這樣下去,必須找你們,才能維持這間補習社的運作——所以作為賠罪,也算是我的請求,請問你們今天能夠留在這裡上一節課嗎?」
    「!」
    溫遠星的神色一下子就變得凝重起來,雖然從剛才就應該猜到的了……但這個人,竟然也知道偵探社的事!
    「我們的偵探社突然就變得這樣有名了?」商遙月說:「不過你說替我們補習——我們幾個人,都來自不同學校,先不說課程差異,擅長與不擅長的科目也不一樣——」
    「這些事不要緊。」裘必應揮了揮手,「重點只是在你們有沒有時間而已,怎麼樣?你們今天有空嗎?」
    四人面面相覷。
    「我們其實只是想來問,為甚麼麥海晴會在家裡收到你們的傳單。」謝天緣眼神閃過一絲凌厲,「再視情況決定報不報警。」
    「看來我要道歉了。」裘必應略有歉意地道:「我不記得自己有幹過甚麼違法的事——那張傳單,正如我所說過一樣,是她自己寫下來的,至於原理,如果我待會有空的話,會再和你們解釋。」
    這個時候,在身旁一直聽著他們對話的學生,開始起哄。
    「你們到底要不要上課!」「不想快點走吧,別耽誤裘老師的時間!」「如果你們不想參加的話,可不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我們?」
    「如果你們想聽解釋,不妨留在這裡上一節課?」裘必應微笑道:「在這一切結束以後,我會把你們想知道的,都會告訴你們。」
    「抱歉,這不是我們的原意。」謝天緣說:「我們也無意阻礙你授課,只是想弄清楚這件事而已,只要搞清楚來龍去脈以後,我們便會離去。」
    「不過,這樣不是更好嗎?」
    謝天緣怔了一怔,然後看向麥海晴。
    而麥海晴,則是回以惡作劇般的眼神,謝天緣頓時感到乏力起來,他當然知道這個人正在想甚麼:麥海晴想將計之計,在補習社裡直接調查裘必應的事!
    「雖然是很突然,不過我最近的確不太明白數學老師在教甚麼。」麥海晴再度望向裘必應,然後苦笑起來,「要真說的話,是有幾個概念想弄清楚,你們呢?」
    商遙月隨即點了點頭,她和溫遠星,也的確在苦惱著作業的問題。
    「你說替我們補習,是如麥海晴所說,解答我們不懂的問題嗎?」商遙月問。
    「對啊,補習社與補習社之間,可是有著很多不同的類型,用同一個詞來概括實在是太籠統了。」溫遠星頓了一頓,然後又繼續道:「有的是派發與課程相關的筆記,再講解要注意的地方;有的是群體式,針對著某個科目的內容,派發類似的作業給學生練習;有的只是單對單,純粹解決那個學生在學校課業上的問題……」

    「和你之前所說的,完全不一樣。」裘必應卻這樣回答。
    溫遠星怔了一怔,隨即露出了懷疑的眼神。「完全不一樣?那麼還可以是甚麼?」
    「這很難用言語形容。」裘必應說:「不過,如果真要說的話,這裡可以算是用來履行『最後的職責』的補習社吧。」
    「最後的職責?」謝天緣看著裘必應,然而他似乎不打算解釋這個詞彙的意思。
    「兩位同學都決定上課了。」裘必應看著謝天緣:「你呢?你打算回去嗎?」
    謝天緣見狀,只得聳了聳肩:「既然其他人也打算留在這裡,總需要有人留在這裡看好他們。」
    於是餘下來的人,都看向溫遠星。
    溫遠星凝視著裘必應,而青年則是帶著笑意回望他。
    「好吧。」最後,溫遠星如此回答:「我也想知道,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你的補習社如此受歡迎。」
    「那麼,就請你們進來吧。」
    於是裘必應打開門,然後帶著眾人走進了補習社。
    外頭的學生都跟隨著溫遠星等人的腳步接近補習社——直到門關上為止。
    他們就這樣通通地被留在了門外,卻仍然流露著羨慕的眼神,看向身處補習社內的眾人。
    「咦?他們不是這間補習社的學生嗎?」商遙月見狀於是問:「為甚麼把他們留在外面?」
    「他們不是。」裘必應說罷,嘆了一口氣,「我也有點後悔,不應該隨意答應『解答』他們的問題,要是我當初狠心拒絕,現在就不會浪費他們的時間了。」
    不知為何,溫遠星突然對裘必應的話,感到有點不安——不過他一時之間,也說不出原因來。
    補習社放著三張幾乎佔據了整個店舖空間的白長桌,桌面上能清楚看見筆墨與塗改液的痕跡,長桌兩旁則是放著不同種類,讓人感覺是是在特價時段,從各種傢俱店搜集回來的膠椅,雖然比他們偵探社大,但由於裡頭擠滿了人,也不禁令溫遠星等人產生了一陣窒息感。
    不過除了這一點以外,倒沒有其他怪異的地方,無論是電腦旁放著的影印機,抑或是櫃上放滿的教科書,都無一不在提醒他們,他們現在的確身在一間補習社內。
    「那麼,請坐在這邊,我去準備一下。」裘必應把四人帶到補習社裡剛好餘下來的四個位置後,就起身走向補習社角落,這時候,眾人才發現,在補習社的角落,竟然還藏著一道鐵門。
    要用「藏」來形容這道鐵門的原因,是因為裘必應在打開門後,還要揭過幾層黑布才能走進去,就像他根本不想讓外頭的人看到裡面一樣。
    溫遠星的思緒被聲音所打斷,他回過神來,發現坐在他對面的兩位學生正對著他們打招呼,看來年紀比他還要小。
    「原本這裡有四個人。」其中一名學生對他說:「他們是另一間學校的學生,這天好像要參加甚麼比賽,所以不能來補習。」
    「嗯,沒錯!」另一名學生感激地道:「還好你們願意來接替那四個人,不然我們可能就要回家了,謝謝你們!」
    「呃……不用謝?」


待續……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