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十一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2-06 2521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十一話】

    回到偵探社後,溫遠星馬上就把自己的發現告訴謝天緣。
    「你是說……」謝天緣看著溫遠星,流露著不相信的神色,「裘必應是用那些紙條控制別人的?那些我們在上面寫過字的字條?」
    「雖然聽起來很難以置信,但這可以解釋為甚麼他會堅持讓你檢查他的手套了。」溫遠星道:「只要你碰到他的手套,就跟著會摸到那張紙條了吧,所以我覺得,這件事和他的補習社本身,一定有著某種關係。」
    「你想,我們不正正是在那些老舊的紙條上,寫上我們的願望和名字之後,才在考試裡取得這種成績嗎?」他又進一步解釋,「所以我在想,會不會正是因為這些紙條,才是這間補習社的關鍵?」
    「我們先在那張紙上面,寫上自己的願望。」溫遠星舉起兩根指頭,逐個列舉出來:「然後,我們當然會在寫字的途中,無可避免地碰到那張紙——這樣一來,兩個條件都達成了。」
    「在前半部分,我還是同意的,裘必應肯定是想我在檢查手套的同時弄甚麼把戲。」謝天緣道:「可是後半我就不敢認同了:一張只要別人碰到就會受到控制的紙條?倒不如要我直接承認,他能心想事成還比較好。」
    「假設你的推論都是正確的好了,」謝天緣想了一會,又說:「我們同樣也有在紙上寫下目標啊,為甚麼裘必應卻堅稱我們沒有受影響?而當我劃破自己臉頰的時候,為甚麼你卻沒有這樣做?」
    「可能還有著其他我們還不清楚的限制:也許還有某種條件,商遙月和麥姐姐她們都達成了,卻只有我們沒有做到——不過剛剛所說的,其實都只是我的猜測,僅有一件事我非常肯定。」溫遠星又繼續道。
    「那就是裘必應非常希望我們再次碰到他的字條,不然的話,他就不可能一直把它們藏在自己的手套內了,大概就算不為了表演那個魔術,他也想透過和我們握手之類,讓我們碰到它們吧。」
    「說起來,我剛剛到了大廈的管理處,詢問了那裡的人。」謝天緣道:「你猜我問到了甚麼?」
    「你問了剛剛停電的事?」
    「那不是停電,只是因為有人來檢查電力供應,所以才把電源臨時關掉的。」謝天緣說:「事實上,一個星期前,就發過公告通知了,只是我們沒人注意到。」
    「也就是說,裘必應一早就知道這個時間點會停電,所以才特意準備好那個魔術?」溫遠星猜測著: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麼把紙條藏在手裡這件事……」
    「也有可能是早就預謀好的。」謝天緣點點頭:「總之,接下來的關鍵,肯定都藏在那間補習社裡,只要我們能夠想辦法走進補習社的話,肯定能夠從裡頭找到甚麼線索的!」
    不過,那裡看起來只是一間平平無奇的補習社,裡頭真的有甚麼在等著他們嗎?溫遠星回想起補習社的特徵,卻一時無法想起那裡有甚麼值得注意的事:除了裡頭,有一間特別小的房間,需要裘必應蹲著才能走進去。
    「那個房間,一定藏著甚麼!」像是會心靈感應一樣,謝天緣馬上就指出了溫遠星正在思考的事,「那次補習的時候,我偷偷看過裡頭的模樣……那裡不僅連燈也沒有,就連門前也掛了幾層黑布!」
    「聽起來,就像是想確保沒有學生會看到裡頭一樣。」溫遠星低聲道: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個房間,的確有調查的價值……」
    「不過,或許我們不用自己調查。」這時候,謝天緣突然看向外頭:「還可以拜託其他人。」
    偵探社的門打開,只見商遙月拿著一疊紙從外面走進來。
    當溫遠星看到商遙月手上拿著的東西的時候,不禁大吃一驚——她手上的正是他和謝天緣之前在補習社裡,在上面寫了願望的單行紙!
    「裘老師說,因為你們不願來補習,所以叫我把這些東西交還給你們。」商遙月說罷,就拿起那兩張寫著自己字跡的「目標」,遞給他們。
    溫遠星遲疑著,假如他的推論是正確的話,那這可能也是裘必應的計劃之一,好讓溫遠星他們能夠再次碰到那些寫了自己字跡的字條!
    「謝謝你,小月。」謝天緣想了一會,連忙指向偵探社的桌上,「放在這裡就好了。」
    「啊?好、好吧……」於是,商遙月就把紙放到桌上。
    溫遠星偷偷瞄向放了「願望紙」的長桌,卻發現了一些異樣。
    「等等,我不記得這些紙是灰白色的啊。」溫遠星問商遙月: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    「裘老師好像把我們寫過的字,都影印了好幾份。」商遙月說:「所以他一併把其他的影印本也交還給你。」
    「!!」
    謝天緣看向溫遠星,他們兩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 本來,就連溫遠星也不太肯定自己的猜測到底是不是事實,但到了現在,他們所經歷的事卻在一步步說服他們,這個假定是正確的。
    裘必應大量複印了他們寫過的字跡——而且,從商遙月所給他們的單行紙來看,「正本」也不在這裡。
    類似這樣的影印本,裘必應到底還製造了多少?
    「我們有事想拜託你。」謝天緣對著商遙月說:「畢竟我們都不會再到那家補習社裡了,所以只能讓仍然是補習社成員的你幫助我們。」
    「好啊,要我幫甚麼?」商遙月不假思索就答應了。
    「我們想請你,下次到那間補習社去的時候,多點留意那間特別小的房間。」謝天緣說:「我們懷疑那裡有——」

    「等一下。」
    然而,溫遠星卻在這個時候打斷了謝天緣。
    「怎麼了?」謝天緣看向他,「發生了甚麼事?」
    「那些紙……有點奇怪。」溫遠星看著那疊堆在桌上的紙,竟緩緩地晃動起來。
    雖然最初很難讓別人察覺,但它們擺動的速度卻是愈來愈快,直到兩人終於知道它們是基於甚麼原因而動起來的時候,一切已經太遲了。
    「奇怪了,這陣風到底是……」
    謝天緣驚道:「難道說,是外頭的空調系統!」
    在商遙月走進偵探社的時候,偵探社的玻璃門就一直保持著開啟的狀態,這使外頭的風可以順勢吹進來。
    本來這不是甚麼需要別人特別注意的事,但是現在連外頭的風卻突然變大了,也就是說……
    那些原來好端端放在桌面上的紙堆,也因為外頭的風而隨之起舞。
    難道裘必應早就知道我們不會直接碰那些紙,所以才用這種方法?溫遠星如此心想,不過,再怎樣飛起來,這些紙都只會因為風力而飛往同一個方向,到時候我們只需要躲過去就行了。
    正當溫遠星這樣思考的時候,事情卻朝著他完全想不到的方向發展。
    原本放在桌上的單行紙堆,竟往著所有方向飛起來。
    總數二十多張的單行紙,朝著幾乎每一個方向飛開,這顯然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。
    為甚麼會這樣的?在這數秒內,眾人的思維正以高速運轉著,而溫遠星很快就察覺到,促成那些單行紙像種子一樣四散的原因。
    而原因,就藏在那些單行紙的底部,裘必應早就在那些單行紙做出了一大堆折痕與缺口,好讓它們被風吹起的時候,每一張都能往著不同的方向散開!
    而且,因為溫遠星和謝天緣根本沒有摸過那些紙,所以自然也沒有辦法檢查它的紙質,這些單行紙不是用一般的單行紙列印出來的,而是用某種更為單薄的材料,從它們的透明度來看,這看起來更像是用於煮食的牛油紙。
    溫遠星暫且先打消他到底是怎樣用牛油紙,塞進影印機的念頭,畢竟那些紙離他只有數步的距離了!
    「小心!」
    謝天緣一腳踢向帶圓輪的椅子,使其向前滑動,擋住幾張原本應該直接朝著他們臉上撲去的單行紙。
    不過形勢並沒有因為這樣而變得安全起來,仍然有十多張紙在他們頭頂飛翔著,似乎會在任何一秒掉下來。


待續……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