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八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2-03 2611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八話】

    溫遠星與謝天緣互相看向對方,不知該說甚麼才好。
    「我們能跟上他的對答已經很厲害。」謝天緣再度回想起裘老師剛剛說的每一句話,然後大聲抱怨:「他到底在說甚麼啊!如果不是親眼看見他有這樣多學生,我會以為那人是從精神病院裡跑出來的!」
    「他說我們沒有相信他的補習法。」而溫遠星他,則是再度覆述裘老師的話,試圖分析這句話的意思:「最大的可能,就是指昨天補習社的事吧,可能我們在昨天的儀式裡弄錯了步驟,而他不知透過甚麼方法,在試卷裡找到了我們弄錯步驟的證據,所以生氣了。」
    「啊,這個詞用得好。」謝天緣點點頭,讚賞著溫遠星。
    「甚麼詞用得好?」
    「就是儀式這兩個字。」謝天緣說:「我們昨天在補習社裡所體驗的,根本就不是甚麼正常的學習,而是某種詭異的儀式!」
    溫遠星苦笑起來,他不是有心用這個詞,只是下意識地把他們昨天所經歷過的事,用最適合形容的詞彙形容出來,不過結果卻意外地符合他的預期:他們的確是在裘老師的指示下,舉行了某種「儀式」。
    溫遠星很快就回想起,昨天他們在補習社所經歷的,那件奇特而詭異的事:
    那時候,他們四人寫好自己的願望後,就在裘必應的引導下,輪流「評價」另外幾人,包括在同一組別中的,兩位小學生的願望,而所謂的評價,指的就是像先前估計溫遠星能不能從測驗中合格一樣,判斷其他人的願望,也是不是能夠能正常情況下實現。
    他們很快就發現,要實現這些所謂的「願望」,也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遙不可及。
    溫遠星四人,都是希望從測驗中取得滿意的成績,而他們也一致認為,自己以外的其他人,能夠輕易達成這件事——換句話說,他們唯一沒有信心的,就只有自己的能力。
    而當裘必應指出這個事實的時候,又讓四人每人說出這句話:在下一次的測驗,我必定能取得優秀的成績。
    溫遠星滿心懷疑地說出這句話,接著就打算取出作業,詢問裘必應他在課本上不理解的問題,怎料裘必應卻對他們說:補習已經結束了。
    四人一頭霧水,和其他的學生們步出補習社,周遭依舊是那些注視著他們的學生,而這回除了羨慕之外,卻是帶了崇拜的目光,彷彿他們得了甚麼超能力似的。
    溫遠星特地感受了一下,他沒發現自己身體裡出現了甚麼額外的能量,或者突然學會了某種招式。
    溫遠星等人就在迷茫的情況下跟眾人道別,然後各自回到家裡。
    「然後,我們就忽然拿到高分了。」謝天緣道:「我們甚至忘了問裘必應,他到底是怎樣讓傳單送進麥海晴家裡的!」
    溫遠星也不禁疑惑起來,裘必應到底是用了甚麼方法,來保證他們提出的心願全部成功?如果要從現實層面來說,他也只是替溫遠星等人分析情況,再讓他們互相鼓勵而已。
    也許這樣做,的確可以讓溫遠星他們取得比平常更好的成績,卻無論如何,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,直接在測驗中滿分——畢竟溫遠星在較早之前,還只是在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就測驗中合格。
    如果運氣好的話,讓本身不合格的人勉強合格不難,但要讓不合格的人在數天之內取得滿分的成績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「說起來,謝哥哥。」溫遠星問謝天緣:「你在測驗裡,有甚麼不尋常的表現?」
    「沒有啊,你呢?」謝天緣隨即回答。
    溫遠星也搖了搖頭:他們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學業水平,在那次補習之後而變得突飛猛進,那他的測驗又為甚麼會變成這樣?
    留在這裡繼續問問題也是沒有用的,溫遠星和謝天緣互相打了個眼色,就決定再次到那間補習社,親口質問裘必應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    怎料當他們到達補習社的時候,卻發現門鎖了起來,沒法進入。
    「開門啊,我們有事情要問!」謝天緣用力敲起那道玻璃門,他肯定裡頭的人肯定聽到了敲門聲,他們雖然一直在交談,卻沒有人願意出來應門。
    溫遠星看了四周,這裡依舊充斥著學生,跟往常一樣待在那,希望補習社能空出那麼幾個位置,然後能有一個輪到自己。他也發現,他們似乎相當專心地聽著裡頭的內容。
    謝天緣見沒有人應門,也只得跟其他人一樣,聽起補習社裡,裘必應所說的話。
    補習社內傳出裘老師的話聲,而溫遠星及謝天緣兩人也聽到了。
    「考試的時候以平常心面對就好,你們知道嗎,之前某項研究裡,就提過太過緊張的人,其小動作也會和往常不一樣,甚至使原來無害的小動作傷到自己,例如劃破自己的臉孔喔?」
    「說甚麼廢話!」謝天緣抱怨起來,「說甚麼以平常心面對就好,這當然是真的,但也是誰都知道的事……我們真的是在這個人的指導下滿分的嗎?」
    除了裘必應的話聲外,他們還從補習社裡,聽到學生的談話內容。
    不知為何,話題總是和各式各樣的神秘事件有關,而且從不同的聲線來看,幾乎整個補習班內的成員,都似乎十分熱衷於這類話題,就像這並不是甚麼補習班,而是甚麼都市傳說研究學會一樣。
    「哈哈,他們似乎又提到你的頻道呢。」溫遠星聽著學生的對話聲,對著謝天緣笑道:「如果讓他們知道,那個主持人事實上和他們差不多年紀,會有甚麼想法呢?」
    「不會,他們只會認為我是政府派來控制言論,好讓真正的神秘事件埋沒於世的特工而已。」謝天緣嘆了口氣。
    補習似乎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,於是兩人就決定先離開,等到結束以後再回去。
    「我們還是先整理一下,目前所遇到的疑團吧。」溫遠星見走到沒人的位置以後,就這樣跟謝天緣說。
    「在這間補習社裡,有位叫裘必應的人,會令所有到此補習的人心想事成。」溫遠星道:「其原理雖然不明,卻非常有效。」
    「此外,他還能做出一些正常補習老師,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。」謝天緣想了一會又說:「讓天下起雨來……就算學生再怎樣努力,這都是不可能是人為能夠操控的吧。」
    「看來就算是能夠解開所有都市傳說的謝哥哥,也對這個謎團感到棘手呢。」溫遠星笑道。
    「更重要的事,是他為甚麼拒絕我們繼續補習。」謝天緣道:「即使結果一樣,但他卻不知為何,看出我們『沒有用他教導我們的方法』,難道這是某種故弄玄虛的說法,只是為了將我們和麥海晴她們兩人分開嗎?」
    「這是甚麼意思?」
    「你沒有留意嗎?麥海晴和商遙月,無論是昨天的表現,還是今天的反應,都表現出一件事:她們開始信任這個人的能力。」謝天緣皺起眉來,「我清楚麥海晴的性格,她是因為這件事看起來很有趣,所以才願意繼續補習的,至於商遙月……


    「商遙月的話,大概是因為這補習的確有用,所以就抱著既然有位置,那就不妨繼續的心態吧。」溫遠星道:「你的意思是,因為裘必應看出了兩人都信任他的指導,但我們卻仍然懷疑他,所以才用這個藉口,以免我們干擾補習社的學生?」
    「大錯特錯。」
    兩人怔了一怔,然後看向背後,裘必應正站在他們的面前,並拍了拍謝天緣的肩膀。
    「咦?」溫遠星愣問:「你是甚麼時候……


    「我絕對不是不讓你們參加補習社。」裘必應嚴肅地道:「而是為了找出另一個可以幫助你們的方法,而只要我一找到,就會讓你們回來的了。」
    「那麼,你所說的方法,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謝天緣質問。
    「這正是我特地在補習途中,走出來通知你們的原因。」裘必應看向謝天緣,情緒突然變得平靜起來,就像是他已經從他身上確認了甚麼一樣。
    「請你們再不要調查下去了,」裘必應說完以後,就轉身離去,「這不僅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,更會害了我們全部人。」
    「果然,這補習社真的有甚麼古怪。」溫遠星低聲道:「謝哥哥,我們在補習結束以後,就跟麥姐姐她們說,請她們以後不要再到那裡吧。」
    然而,謝天緣卻沒有回應他的話。
    「謝哥哥?」溫遠星看到謝天緣的樣子以後,就愣住了,「你的臉……怎麼了?」
    只見謝天緣瞪大著眼睛,單手捂著自己的臉。
    「這不可能。」就連謝天緣也對眼前事情感到難以置信,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」
    溫遠星看到在他指縫間流出了鮮紅色的液體——他的臉上竟憑空出現了一道血痕!


待續……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