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九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2-04 2367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九話】

    「所以,這幾天你不打算回來偵探社了嗎?」
    在課室裡,溫遠星如此問商遙月。
    「如果有人來委託的話我當然會。」商遙月說:「不過,裘老師說這幾天會教我們怎樣應對考試,所以我想聽完以後再回來——放心吧,之後我也會告訴你的。」
    「這、這樣啊……」
    「說起來,你和謝天緣,為甚麼不打算來補習社?」
    「咦,這件事,裘必應沒有跟你們說過嗎?」
    「沒有啊,他只是跟我們說,你們會有段時間不來而已。」
    溫遠星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。
    「溫遠星?到底怎麼了?」
    「……沒甚麼,只是我想,總要有個人留在偵探社裡,至於謝天緣,他本身應該有事要忙吧。」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真可惜,我還在想,覺得他的補習方法真的挺有效的。」
    當商遙月站起來,打算往著課室門離開的時候,溫遠星制止了她。
    「等等!」溫遠星叫道。
    「咦?」商遙月聽罷,連忙轉身望向他,「怎麼了?」
    「關於裘必應補習的事,」溫遠星想了一會,低聲道:「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那種補習方式,真的能幫助我們?」
    「嗯?的確是有點奇怪。」商遙月隨即回答:「不過,如果結果來說是好的話,那為甚麼不去呢?到目前為止,我們也沒有在那裡感受過甚麼副作用呢。」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    「那麼,明天見囉。」
    於是商遙月離開課室,只留下溫遠星獨自留在那裡。
    當溫遠星回到偵探社的時候,發現謝天緣早就在玻璃門外等著他。
    「麥海晴她說這幾天因為有另一個測驗,所以會提早到補習社去……還建議我們也跟著到補習社。」謝天緣的臉上已經貼了膠布,才剛走進偵探社後,就嘆起氣,「商遙月呢?她也是這樣嗎?」
    「嗯。」溫遠星有點失落地點了點頭,「她跟我說,要是偵探社有甚麼重要事,可以馬上叫她回去,不過在這之前她也會一直在那裡補習——她還問我們為甚麼不來呢。」
    「你有跟她說過原因嗎?根本不是我們不去,而是裘必應那傢伙不讓我們到那裡!」謝天緣憤憤不平地道:「我剛剛試過了,就連靠近那裡,也會馬上被那傢伙制止:說甚麼在他研究出方法以前,請我們先遠離這裡之類的廢話。」
    「不過,昨天你不是說,還要留在這裡調查嗎?」溫遠星拿出鎖匙,打開門讓兩人走進去:「關於昨天晚上那件事……」
    「對,我有調查過。」
    謝天緣走進偵探社以後,突然發呆站在原地上。
    「嗯?怎麼了?」
    溫遠星見狀,連忙再三詢問,謝天緣才願意繼續說話。
    「附近沒有任何能夠隔空割傷我臉的物件……無論是這層的天花板,還是周圍的雜物。」謝天緣說完以後又嘆起氣來,就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樣:「考慮到我的視線一直看著裘必應,也不可能是他下的手,所以以結論來說——」
    「就只能認為,是你自己割傷了自己的臉頰了嗎。」溫遠星說,「就像麥姐姐寫了傳單給自己一樣,你們也在不知不覺間,做了裘必應希望實現的事。」
    謝天緣再度看向溫遠星,此刻他的心情相當矛盾。
    就以現在為例,他的心裡,就冒出了兩個竟然:「我們竟然會得出如此荒謬的結論」和「這荒謬的結論竟然是唯一的結論」。
    謝天緣突然拿出幾本書放到桌上,溫遠星一看,發現這幾本書都是和「催眠」有關的。
    「我和你們始終不一樣。」謝天緣道:「雖然以目前來說,這一系列事件看起來是如此難以置信,但我還是想試著從現實層面解釋這件事。」
    謝天緣說罷,就翻開其中一頁,給溫遠星看裡頭的內容。

「集體催眠,是催眠師常見用來表演的方法。」謝天緣指著書上的一段字:「但是,所謂集體催眠,實際上卻不像絕大部分人所理解的一樣,沒有人能夠真的取代別人的心智,控制別人的行為。那些所謂催眠,利用的只是某個被催眠者在疲勞之下的恍惚狀態,誘導那人做出他本來會做到、想做到的事,再以此大作宣傳,讓其他人以為施術生效了。」
    「你說恍惚狀態……」溫遠星回想起了補習社的環境,「在那種空氣稀薄的情況下補習,在加上其他學員的潛移默化,的確很容易做到這一點。」
    「對了,說不定這也是裘必應選址於此的原因!」他又驚訝地道:「也就只有這座商場的環境,能夠讓除了『相信裘必應,決定前來補習的人』以外,沒有其他人在!」
    「學生根本就不會聽到其他人對這間補習社的評價,只會聽到更多支持他的發言,這樣一來就會更加願意相信裘必應了!」
    「也就是說:被催眠的人,要始終信任催眠者,那怕在過程之間出現一絲疑惑,也會干擾催眠的過程。」謝天緣說出結論:「所以,透過催眠別人,讓他說出銀行戶口的情況並不存在,除非那個人本來就相當信任催眠者,而且本來就想將戶口交給他。」
    「如果依著書中的情況解釋,」溫遠星看完以後,就說:「我們可以這樣假設:裘必應的補習法,是某種『改良過』的催眠術,這種方式雖然仍要目標信任施術者,也需要他的意願才能實現某件事,但卻接下來,卻不需要依靠目標的能力,百分百就能達成他的願望——到這一步,看起來就像心想事成一樣了。」
    「這樣一來,就回到原點了。」謝天緣無奈地道:「這也是以我目前看來,『現實層面』上的極限,雖然也可以用概率去解釋,但以我們目前收集到的情報,卻不像是這樣一回事。」
    「我之前在書上看過,有種詭辯的方法,叫『先射箭再畫靶』,方法是只列出統計中成功的案例,除去不成功的例子,再藉此對外宣稱,自己的論點是百分百準確的。」溫遠星說:「可是我們那天在補習社看到的,似乎又不太一樣:他們似乎真的在裘必應的補習法之下,通通達成了自己的願望。」
    「除非他們都是裘必應特意僱來的演員……難道說,這個人真的能隨意達成他心裡所想的事?」謝天緣說完以後,立時搖起頭來:「不對!這樣根本不可能!」
    「沒錯,的確是不可能。」溫遠星連忙說:「但是,所謂不可能,卻和你所想的不一樣:裘必應他的確能達成別人的願望,但肯定不能心想事成。」
    謝天緣聽到溫遠星的話以後,就愣住了,於是他連忙看向溫遠星,等著後續的解釋。
    「我回到家裡的時候,曾回想過昨天發生的事——事實上,只要你細心想想,就能發現那一連串行為的疑點了。」溫遠星說:「而那疑點就是:如果他真的可以心想事成,為甚麼要用這樣沒有效率的方式來威脅你?」
    「沒有效率?」謝天緣聽完以後,頓時恍然大悟:「咦,對啊,為甚麼不乾脆改變我自己的想法?或者抹去我們心裡的疑問?這樣也是心想事成的一種啊。」
    「要是裘必應真的能心想事成的話,」溫遠星道:「再誇張點,還可以讓提出疑問的我們消失,甚至讓這個世界的所有人,不再對裘必應提出任何質疑,那就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了。」
    溫遠星頓了頓,然後又繼續說:
    「但是,裘必應卻沒有做到這點,而是通過這種迂迴的方式威脅我們,讓我們以為他真的有某種過人能力,就此打消找他麻煩的念頭。」
    「也就是說,他那心想事成的能力……」謝天緣道:「事實上是騙人的!他是透過另一種方法,來實現別人的願望!」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    溫遠星說完以後,突然站了起來。
    「我是這樣想的。」男孩這樣說:「如果我們找到裘必應這個『心想事成』的原理,或許就能從中推導出,裘必應到底是用甚麼方法達成學生們的願望了。」



待續……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