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十四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2-09 2899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十四話】

    裘必應冷不防就被這突然改變的力動而失去重心,向後退了幾步,而溫遠星也趁此機會衝向樓梯口。
    電梯上雖滿是水跡,但扶手還是乾淨的,於是溫遠星就直接躍到兩條扶手電梯之間,朝著商場的出口前進。
    只是,溫遠星很快就發現,自己根本無路可退。
    當他走到商場的最底層,而出口就在眼前之際——他發現,早有人在此處等著他。
    在樓梯的下層,有大群學生聚集。
    「裘老師說,他請了你協助我們舉行這次團體活動。」學生向身後大約十多名學生們叫道,他們神情興奮,每人都握著一張單行紙:「捉到他就嬴了!」
    溫遠星見狀連忙向後逃跑,而學生隨即從底層一湧而上。
    溫遠星混亂地思考著,他想不到除了正門外,商場還有甚麼其他的通道,而即使他逃回樓上,也馬上就會被正在追過來的裘必應捉住!
    溫遠星只得看向身旁,看向那個穿了個大洞,直通街道的外牆,難道他要從這裡直接跳下去嗎?先不說他根本沒有受過任何武術訓練,就算他有,從這個高度跳下去,也不是進一個月醫院就能解決的問題。
    而在這之前,卻發生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。
    有一人,早於所有學生衝到溫遠星面前,並將紙條拍到他的身上。
    「我嬴了!」商遙月說罷,捉住溫遠星的手,向著其他人大叫:「捉到他了,我這就把他帶回裘老師身旁!」
    「不公平,那有人這樣玩捉迷藏的!」溫遠星再度看向底層,學生們竟被商遙月撞得兩腳朝天,大叫:「突然在身後撞開其他人!」
    「你覺得不公平,就找裘老師說理去。」商遙月捉住不知所措的溫遠星叫道:「反正這局是我嬴了。」
    商遙月說罷,就拖著溫遠星穿過人群,往著商場出口走去。
    溫遠星看向貼在他身上的單行紙,這才發現單行紙上甚麼都沒有寫,就只是一張白紙。
    「別說話。」商遙月在溫遠星身邊悄悄說。
    直到他們步出商場,走到人來人往的芒角大街後,商遙月才恢復了原來的神情。
    和他上一次與她道別的時候相同,商遙月看來依舊憤怒。
    「呃……」溫遠星見狀,不知該說甚麼好,「謝謝你……救了我?」
    「你知道我為甚麼生氣嗎?」
    然而,商遙月卻是這樣問他。
    「咦?」溫遠星怔了怔,「因為我們剛剛吵過架……吧?」
    「我生氣的,是謝哥哥剛剛所說的話。」商遙月放開溫遠星的手,走到行人路中心,不滿地說:
    「我生氣的是,你們竟然會以為,我會因為待在補習社有好處,就轉而幫助裘必應!」商遙月生氣地大叫:「我當然不會這樣做!我可是偵探社的一份子啊!」
    溫遠星愣住了,過很久以後,才帶著歉意別過頭去,「……對不起,我們不應該這樣說你的。」
    「唉,算了,反正那本來就不是你說的話,是那混蛋謝天緣說的。」商遙月想了一會,嘆了口氣:「只要再見到謝天緣,我一定要好好跟他說個清楚。」
    待商遙月平復過來後,兩人又再一次在大街上前進。
    「事實上,即使在你們提醒我之前,我也感覺到那怪異的情緒了。」商遙月說:「那種忘我的感覺,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有點令人不寒而慄,你也感受到了,是吧?」
    溫遠星怔了一怔,商遙月到底在說甚麼?他在補習社的時候,可是從來也沒有感受過這種情緒!
    「你再說清楚一遍。」溫遠星連忙問道:「你說的忘我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
    「直到那次測驗結束以後,那種感覺才慢慢消退……咦?難道你沒有這種感覺嗎?」
    「沒有。」溫遠星搖了搖頭,「你指的是,在寫好那張願望紙之後?」
    「嗯。」商遙月說完以後,又補充道:「不過老實說,也沒有我剛剛說那樣誇張,不然的話,在之後的幾天我也不會仍然到那裡補習了,不過,只要在那個地方的話……
    「感覺直到完成那個願望為止,所有經歷過的事就會變得像在夢境裡一樣。」商遙月道:「例如說,我之前寫過的願望,是在測驗中合格,你還記得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記得。」
    「寫完願望之後,感覺這幾天自己好像在作夢一樣,意識既像受自己控制,卻又像是別人控制著,自己成了旁觀者。」商遙月道。
    「收到成績以後,因為太高興了,所以一時就將這感覺拋諸腦後,不過到了後來,回到補習社再次寫下個願望的時候,那種感覺又再重現,所以那時候我就開始想,會不會你們正在調查的事,指的正正就是這個呢?」
    「嗯,我和謝哥哥,都是這樣想的。」溫遠星道:「感覺補習社的其他人,都像被裘必應控制了一樣,現在你的話,更加可以證實我們的猜測了。」
    商遙月的話,還意味著另一件事:溫遠星在這期間,從沒體驗過商遙月所提的那種感覺,也就是說,他從來也沒被裘必應控制過,至少從目前的線索看來是這樣。
    當謝天緣劃破自己臉頰的時候,是不是也體驗到商遙月所提到的那種感覺呢?之後他回來的時候,也一定要詢問他。
    不過,正當他們打算離開,就此回家的時候,溫遠星才想到另一件事。
    這還是第一次,他和商遙月兩人獨自回家。
    想到這點的溫遠星,不禁開始緊張起來。
    平常因為他們走的路不一樣,所以在放學的時候就會分開走,不過這次情況卻不太一樣,離地鐵站還有好一段路,而天色也比平常要晚得多。
    溫遠星突然想起了麥海晴經常在他耳邊嚷著的「你要有男子氣慨一點,才可以在商遙月面前留個好印象」這句話。
    要是把這句話應用這個情況的話……於是溫遠星就停了下來。
    「嗯?」商遙月怔住了,然後回頭看過來,「怎麼了?」
    溫遠星作了個深呼吸,然後看向商遙月,認真地說:
    「在那之後可能會發生許多危險的事情……」溫遠星鼓起勇氣道,「但之後如果遇到甚麼事,請第一時間告訴我……我一定會保護你的!」
    「啊?才不要呢。」
    溫遠星感覺到,時間與空間,都似乎隨著商遙月的這句話跟著停頓了。
    「我的意思是,以現在的情況來看,應該是我保護你才對吧?」商遙月後續的話,才將溫遠星從淚眼且石化的狀態中解放出來,「畢竟裘必應的主要目標是你,我們應想辦法讓他無法再對你做甚麼才是。」
    「呃、呃……說得也是。」
    「對啊,所以如果遇到了甚麼麻煩,記得讓我知道。」商遙月拍了拍溫遠星的肩膀,信誓旦旦地說:「有我在的話,一定不會讓那傢伙靠近你半步的!」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溫遠星不知說甚麼才好,「謝謝你。」
    這時候,溫遠星的手機突然響起。
    來得正是時候!溫遠星在心裡叫道,然後接通了電話。
    「喂?小溫?我離開的時候,看到裘必應向著偵探社的方向走過去……你沒事吧?」
    「應該還好,謝哥哥。」溫遠星道:「發生了甚麼事?」
    「我只是想來通知你,本來是想開始搜集資料,不過很快就發現,關於那個人的事……」電話另一端的聲音,似乎顯得很凝重,「有一個地方,能夠搜集到我們要的情報。」


待續……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