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 Logo

網友見遊戲女友爆房罰跪一日!

2014-06-27 6640
一個星期以前,愛神光臨了21歲的濤濤(化名)。女主角18歲叫萍萍(化名),兩個月前他們相識於網遊。

 

僅僅交換過照片,但這並不影響濤濤喜歡上萍萍。在濤濤心裡,萍萍「與眾不同,似乎渾身都在發光」,一個星期前,他向萍萍表白了。女孩子的回答有些不置可否,但濤濤依然將其視為一個積極的回應信號。女孩子總是羞澀的,他想。

 

為了能在一起,23日晚上,在坐了24小時的硬座之後,濤濤抵達成都。按照計劃,他將帶上萍萍返回蘇州。但美好還沒來得及發生,一場爭吵提前結束了這一切……

 


這是戀愛中的年輕男女們喜歡玩的小心機:小心翼翼地試探,再根據反應做出下一步戰略部署。比如濤濤,在越過“寶寶”這一稱呼之後,他開始更大膽地詢問可不可以叫“老婆”。儘管萍萍嘴上答“不行”,但在戀愛中的人看來,這種拒絕本身也是甜蜜的。

 

濤濤初中畢業後,在蘇州一家電子廠做跟單員,每月工資五千元左右。一半留著自己用,一半寄回開封老家。萍萍今年18歲,待業。濤濤辭掉蘇州的工作,計劃到成都把萍萍接到蘇州,然後再給她找一份工作。

 

24日夜裡九點,一米五的濤濤在出站口見到了萍萍。

 

跪等女友

此時的成都有些飄著小雨,濤濤一手接過雨傘,另一隻手,很自然地摟住了萍萍。

 

在火車站附近,兩個人找到了一家旅館,60元,一張床。進了房間後,濤濤看電視,萍萍開始玩手機。

 

濤濤自己也有網遊交流群,萍萍也在其中。這個群只有30來人,其中大多數都是女孩,濤濤跟她們關係都很不錯。濤濤跟萍萍的事兒,這幫女孩兒也都知道。但是,從聊天記錄看來,萍萍跟這幫女孩兒關係並不算好。

 

在旅館裡,這種矛盾再次爆發。晚上十點多,群裡的女孩子聽說濤濤已經到了成都,都揶揄他:「心裡只有她,都不跟我們玩了。」這讓萍萍有些不爽,當即在群裡跟女孩子們吵了起來。一個女孩子對陣一幫女孩子,她把目標轉向濤濤:「這是你的群。你來決定,是選擇我,還是選擇她們。」濤濤盯著電視,沒說話。他以為女孩子們吵吵就平息了。但他沒想到的是,在萍萍心裡,這種沉默本身就已經不可原諒。

 

萍萍站起身,拉開了門:「你既然不捨得她們,那就把你還給她們吧。」晚上十二點左右,萍萍跑到了大街上。濤濤就在後面跟著。在肖家村二巷,萍萍迅速閃入一個小區,並讓門衛攔住濤濤:「別讓他進來!」不巧的是,濤濤的手機這時停機而且沒電了。無處可去、無計可施的濤濤,最後想到了一個辦法:跪在單元樓門口,直到萍萍出來見他。濤濤覺得,該跪,因為自己做錯了事,“在她被欺負的時候,我沒有幫她說話”。他認定,既然萍萍從這裡消失,那麼就要在這裡把她等回來。

 

小區門衛回憶,濤濤大約從24日凌晨一點開始跪到早上七點,中途靠牆邊瞇過一會兒。蹲了一上午之後,濤濤離開了小區。

 

給手機充上電之後,濤濤試圖與萍萍聯繫,但電話一次又一次被掐斷。他又嘗試在網絡上與萍萍聯繫,但消息剛發送,就顯示“發送失敗,請先添加對方為好友”。與此同時,萍萍也退出了濤濤的網遊交流群。

 

多番努力失敗之後,濤濤有些灰心。上午,他還堅持要留在成都找萍萍,但下午,他開始鬆口:「既然她那麼狠心,我也沒有必要再找了。」並願意今日買火車票返回蘇州。

 

此時此刻,濤濤心裡的萍萍「有點狠心」,但他馬上補充,「我不怪她,也不恨她」。

最新評論

翻譯本站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廣告贊助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