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

倪匡監制都市傳說《有求必應補習社》第十七話:城中補習天王新店開張喇!

2020-12-12 3952
這次,專門調查各類都市傳說、異常怪事的溫氐偵探社,發現怪事正正就出現在自己的大本營裡!於偵探社的所在地,本來空無一人的商場內,竟然開了一間人山人海的補習社。補習社來了大群學生,說這個老師能夠令學生「心想事成」,不僅是學業上,其他的問題也能順利解決。為了補救先前因調查記憶找換店而落後的成績,溫遠星等人決定到補習社裡一探究竟‧‧‧‧‧‧裘必應補習社正式開班教授!

【第十七話】

    三人望向聲音傳出的位置,而裘必應就在那裡。
    他還是和往常一樣,保持著自信的微笑,畢挺站著原地,掃視著三人。
    「你!」謝天緣叫了一聲,然後就拉著遠星遙月退後,「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!」
    裘必應卻是把舉起食指放在自己嘴前,作了一個「不要大叫」的姿勢。
    「你們怎樣來圖書館,我就是怎樣來的。」裘必應低聲地說:「放心吧,這天我甚麼都沒帶,只是想來搜集資料。」
    「既然是這樣,那請你不要再管我們了。」謝天緣說,「我們也沒甚麼話可以和你說的。」
    裘必應沒有理會謝天緣的話,走上前操作電腦螢幕,直至數則新聞出現至搜索結果為止。
    從排版風格看來,這則新聞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了,而上面的日期,更是證實了眾人的想法。
    「我不覺得你有這樣老。」商遙月道:「因為這些新聞,都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。」
    「哈哈,謝謝啦。」然而,裘必應卻是這樣回答。
    幾則新聞上寫著的是「仁醫濟世,獨有療法診病」這樣的標題,從搜索的結果看來,當時有幾間新聞都在報導這個「神奇的治療方法」。
    「以前的我還能做到這點。」裘必應說,樣子看來有點難過,「但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。」
    「你指的到底是甚麼?」溫遠星說罷,瞪大了眼睛,「難道說……新聞裡頭指的人,真的是你嗎?」
    「你在說甚麼啊,當然不是。」裘必應大笑起來,「如果真的是我的話,那麼我現在就不用這樣煩惱了——也不用叫你們過來了。」
    眾人聽著裘必應沒頭沒尾的話,完全不理解他到底在說甚麼。
    「經過這幾天的衝突以後,我發現最重要的問題,就在於你們對於我的補習法,出現了巨大的誤會。」裘必應看向每個人,最後視線停留在溫遠星上,「而既然要解開誤會,最佳的做法自然是釋出善意——你們不是想知道補習法的真相嗎?那麼我就通通告訴你們好了。」
    「!?」
    眾人愣住了,他們再也沒想到,裘必應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    那心想事成之法的真相……裘必應即將揭露。
    「而在我解釋這一切以前,我想先問你們一個問題。」
    裘必應頓了一頓,然後向他們如此詢問:
    「你們……盼望奇蹟的存在嗎?」
    「奇蹟?」
    「奇蹟,即是異於尋常,世人無法以常理解釋的事情。」裘必應說:「在古時候,因為當時的科技還沒法解釋大部分現象,人們往往把自然的各種變化,各種我們現在視為常識的事實視為『奇蹟』,所以,古時候的各種傳說,總是比現在的還要多。」
    「相對地,各種騙子亦藉此機會而生。」謝天緣冷冷地道:「他們到處招搖撞騙,令大眾誤以為真的有這種神秘的力量存在,事實上只是被騙子利用了自己對於奇蹟的期待,騙去身上財物。」
    「對了,就是這個詞。」裘必應點了點頭,讚許謝天緣的話。
    「以前的人,總是會對奇蹟有所期待。」裘必應道:「人生在世,總有竭盡全力卻仍然未盡人意之事,因此每人都盼望奇蹟的出現,即使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們希望總會有某種打破規則、異於常理的力量協助自己。」
    見眾人沒回應他的話,裘必應又繼續說:
    「你們知道嗎,」裘必應說:「這種『實現一切奇蹟』的始作俑者,確實已經出現在你們身邊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指自己嗎?」
    「當然不是,如果我真的有這樣厲害就好了。」裘必應卻立時搖了搖頭,「造成這一切奇蹟出現的人……正正就是你們。」
    裘必應走上前,打開了其中一個報導,上面標題寫著「長期病患不藥而癒」。
    「報導上寫著,有名叫裘必應的道士交給他一道『靈符』,在觸碰靈符以後,他的病很快就好了。」裘必應說,「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,因為根本就沒有甚麼靈符的存在。」
    「所以連你也承認了嗎?這種奇蹟決不存在,僅是某種心理作用作祟。」
    「對啊。」裘必應點點頭,「但正正是因為這種心理作用,所以靈符才發揮了效果——因為他從心底裡相信奇蹟,而就在他相信『世上實在存在著一種奇蹟,可以實現自己所有願望』的那個瞬間——那唯一的障礙,也就消失了。」
    「那唯一的障礙?」
    「沒錯,事實上,這種障礙也出現你們每個人當中。」裘必應說:「只要解決這點,就可以實現所有的願望,到時候,只需要你們自己,無論在何時何地,也能心想事成了。」
    這個時候,溫遠星突然想起了裘必應第一次在補習社介紹自己的時候,所說過的話。
    他說,自己是履行「最後的職責」的人。
    「我其實也不是當老師的料。」裘必應苦笑起來,「我在課本裡學過的知識,先不說根本無法跟上時代,即使有部分仍然通用,也統統還給老師了,要是真的讓我來教導其他人的話,恐怕只會讓那人的成績更加糟糕吧。」
    「傳道、授業、解惑……作為一名老師的三種職責,我再怎樣努力,也只能做到最後一種。」裘必應說罷,正色道:「不過,我認為這也就足夠了:因為這正正是阻礙大部分人實現自己願望的原因。」
    「在嘗試某件事以前多疑多慮、從計劃展開之時就已經在指責自己,在開始努力的時候,卻抱著一種『這是不可能成功的,我只是在浪費氣力』的消極心態,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想法;但是,這些人卻不知道,事實上,自己是可以做到這件事情的,但無論結果如何,他們都總是被自己的疑惑拖後腿。」
    「所以,你那些單行紙的功用。」溫遠星問:「就是為了消除我們疑惑?而不是……控制其他人?」
    「你們說甚麼啊,要是這個世界真的有控制別人思想的能力就好。」裘必應嘆氣道:「這樣的話,我就真的可以讓所有人心想事成了!」
    裘必應從來就沒有控制其他人的思想,聽到這句話的溫遠星及謝天緣都愣住了。
    「所以,對於那些單行紙,有兩種解釋。」裘必應道:「這兩個解釋可能僅有一個是正確,甚至可能兩者都是正確,抑或兩者都是錯誤——就看你們想相信哪一個了。」
    「一件事怎麼可能會有兩種解釋?」
    「因為啊,我希望你們相信這件事確實存在。」裘必應這樣道:「老實說,原理到底是怎樣對我而言根本沒有所謂,對於我而言,重點是在於你們相不相信它的存在:因為這樣才能拯救這間補習社……拯救這個奇蹟,時間已經無多了。」
    眾人沉默不語。
    「第一種解釋,是說給你們聽的。」裘必應看向溫遠星和商遙月,慢慢地道:「這些由我自己製作的單行紙,事實上,是寄給自己潛意識的信件。」
    「寄給潛意識的信件?」商遙月道:「你說得好像這個世界有幾個自己一樣。」
    「劃破自己臉頰的時候,是不需要自己親自意識到,並且向腦部下達每一個命令的,潛意識一直都在我們的思維裡。」裘必應道:「只要碰到這張紙,並相信紙上的話,他們就會在潛意識裡留下『我也能做得到』的訊息,即使日後再受到打擊,只要潛意識裡還記著這件事,也能慢慢振作起來。」


待續……


最新評論

遊戲APK下載搜尋

訂閱YOUTUBE頻道

手機版 | 聯絡我們
© GameApps.HK 香港手機遊戲網 2013-2021